• 欢迎访问:fzxys.net
  • 图片系列
    网友自拍
    高跟黑丝
    卡通动漫
    Gif动图
    小说系列
    学生校园
    玄幻仙侠
    生活都市
    经验故事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_继母的奶水

    对我来说,关于母亲的印象只有三种,
    就是发黄的照片,
    每年生日时的三柱清香,
    还有就是爸爸悲伤的眼神。  

    我的母亲是难产死的,换句话说,
    我的生日就是母亲的忌日了。
    所以我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
    当然也没有享受到一天母爱的温暖。  
    我的父亲在妻子过世之后,将全部的心力都投入到事业裏,
    这让他的事业蒸蒸日上,但钱赚的越多,
    他的心裏却越空虚,直到他遇到了我的继母廖秀珊。  

    继母刚从大学毕业就到父亲的公司担任秘书的职务,
    第一次见到继母的父亲简直是惊为天人,
    多年平静的心湖一下子就被继母搅乱了。  
    父亲的眼光相当高,
    这也是在母亲过世了这幺久之后,他一直没想要再婚的主要原因。  

    继母真的非常漂亮,及肩的长髮,瓜子脸蛋,丹凤眼,
    玉雕般直挺的鼻樑,丰润的双唇,白裏透红的肌肤,
    高挺的双乳、细盈的纤腰、浑圆肥嫩的玉臀及一双修长的玉腿,
    绝对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  

    父亲年纪虽然大了一点,但在外型上还是非常潇洒的,
    幽默多金,还有一种中年男子独有的魅力,于是在他积极的追求之下,
    继母很快就沦陷了,两人在认识三个月之后就决定结婚了。  
    父亲刻意的让继母先和我相处,继母是个很温柔又识大体的人,
    我很快的就接受了她,父亲这才跟我宣布两人决定结婚的消息。  

    我很清楚父亲的寂寞和伤心,他也很乐于有人能再让我把心打开,
    所以当父亲跟我说,他想要再婚的时候,我几乎是立刻举双手赞成的,
    就这样,继母以后母的姿态进了王家家门。  
    继母很清楚后母这个角色非常的不讨好,
    所以她总是尽自己的心力的对我好,也不太干涉我的生活,
    耐心十足的包容着这个正值青春期的大男孩。
    这些努力并没有白费,
    这让我很快的习惯了家裏多了继母这位家族新成员。  

    父亲一直希望我能叫继母妈妈,可是我总是叫不出口,
    继母虽然伤心,但她知道这种事是急不得的,
    所以表面上装作一付不在乎的样子,
    还帮我劝父亲让她不要介意。
    所以这幺多年来,我一直是叫她秀珊阿姨。  

    在秀珊阿姨进门之前,我的同学们曾经跟我说:「后母是很可怕的。」  
    「后母会虐待前妻的小孩。」  
    「后母只会疼自己的小孩,给前妻的孩子吃剩菜剩饭。」  

    但继母当时已经打入我的心裏,所以当时我是嗤之以鼻,完全不在乎。
    三人融洽的生活了三年,直到继母怀孕了,这种情况才开始改变。
    嫁给父亲三年之后,继母终于怀孕了。  
    知道继母怀孕,父亲简直是欣喜若狂到要手足无措的地步了。  

    父亲的工作很忙,经常需要出国洽公,所以父亲特别吩咐我,
    要我在他不在家的时候,代替他好好的照顾继母。  
    只是父亲忽略了我的心情,我当时虽是满口答应着,
    但心裏却不免感到忐忑。我虽然也很高兴即将有个弟弟或是妹妹,
    不过看着父亲和继母那幺高兴的準备迎接新生命的到来,
    让我觉得自己像是个局外人似的,
    完全无法融入在这个原本熟悉的环境中。  

    以前在我心情烦躁的时候,继母总是会适时的安慰他,给我加油。
    但现在继母初次怀孕自己都自顾不暇了,哪里还顾得了我?
    这让我觉得自己已经不再受重视,我失宠了。  

    尤其是即将面临高中学测的压力,让我不知不觉中变的暴躁起来,
    行为也越来越不可理谕,原本乖巧单纯的我变了。  
    为了纾解压力,我在同学的教唆之下,看了第一部A片,
    糟糕的是我从此就沉迷于A片的世界裏了。  
    因为花了太多的时间在A片和手淫中,所以我的成绩一落千丈。
    而父亲太忙,继母又不知道该怎跟我这个叛逆期的男孩沟通,
    所以还没发生什幺问题,但问题不是不存在,而是潜藏着。  

    这天的模拟考,我考的一榻糊涂,还被老师叫到办公室裏,
    训了我一个多钟头,让我的心情坏到极点。  
    回到家裏,我一句话也不说的冲回自己的房间,
    根本没有跟继母打招呼,这让继母感到很伤心,
    她不明白为什幺我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把房门锁起来,将昨天借来的A片放进电脑裏面,
    看着画面中男女激烈的交媾,我的把手伸进裤档裏,
    熟练的套弄着自己的肉棒。想藉由肉体的快感来忘记考试的失意。  

    继母敲着我的门,要我出去吃饭!父亲已经出差一个礼拜了,
    还要三个礼拜才会回来,家裏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人。  
    我根本不加理会,暗自冷笑着,
    心想:「妳顾好自己就好了,不用理我了,我又不是妳亲生的,
    要管的话去管自己生的,反正再五个月他就出生了。」  

    这让继母感到很无力,随便的吃了些东西,继母觉得很孤单,
    她开始想念起我父亲了,跟父亲结婚以来,
    因为父亲的生意很忙,他们一直是聚少离多的,
    不过先前因为我很贴心,身为独生女的继母,
    就好像多了一个弟弟一样,让她并不会感到寂寞。  
    可是现在我的态度,让继母又不解又伤心,寂寞的吃完饭,
    继母草草的收拾一下,回到自己的房间去。  

    想到这三年来,自己对我的百般用心,现在却落到这般下场,
    不免感到委屈,继母趴在床上,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在梦中,继母彷佛见到父亲回来了,
    满腹不解的她扑到父亲的怀裏,哭诉着自己的委屈。  
    梦中的父亲温柔的抚慰她,亲吻她,
    久别胜新婚的两人,在梦中激烈的交媾着,
    祇是这终究只是梦罢了,醒来只是更加空虚而已。  
    继母抚摸着自己成熟的肉体,忍不住歎了口气,
    反正也睡不着了,她起身坐在房间的沙发上。  

    自从怀孕之后,父亲为了怕伤害到自己的孩子,
    两人已经有三个月没有性生活了,
    但她却觉得自己的性慾似乎比没有怀孕时更强,
    常常在夜裏被自己的欲火燃醒,无法入睡。  
    脱下因为淫水而显得湿漉漉的孕妇专用的内裤,
    自从父亲不再与她性交以来,
    继母学会了用自慰来发洩自己的欲火,
    现在她又习惯的揉捏着自己的乳房,
    当她的手指撚弄着因为怀孕而变成暗红色的乳头时,
    一股难以言谕的销魂感,让她忍不住轻吟出声。  

    她的右手向下探寻着水源处,开始搓弄着阴核,
    手指更开始深入阴道中,身为女人,她当然知道应该怎幺做,
    才能更容易的让自己愉悦,
    当她发现自己的阴道开始不自主规律收缩起来,
    淫水流到肛门处而让她感到有些想方便的时候,
    她如泣如诉般的娇吟起来。  
    很快的她就沉醉在她自己的淫欲世界裏,
    阵阵的淫声自她娇豔的红唇中传了开来。
    但她不知道的是,除了她,还有一个人也正在享受着手淫的快感,
    而且是看的她在手淫,就是我。  

    频繁的手淫让年轻的我也感到疲倦,我很快的就睡着了。
    当他自朦胧中醒来,墙上的钟也不过才在十二点钟的位置。  
    过多的手淫次数,让满屋子都是精液的味道。
    虽说是自己的味道,但还是让我觉得有些作恶,
    清理了一下满是卫生纸的垃圾桶之后,我觉得有点口渴,
    于是就到客厅裏去喝水。  
    冰凉的开水让我发涨的头脑清醒一点,
    此时的我满脑子都还是刚刚电画面裏那个年轻貌美,
    胸部又大的美竹凉子,她淫爢的叫声,浪蕩的表情,让我还疑在梦中。  

    但是我恨快的发现不对了,
    我是真的有听到淫叫声,难道是~~~~???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我探寻着淫声的来源。
    那是从父亲和继母的房间裏传来,房间裏的灯光还亮着,
    门也没关紧,还留下一道缝隙。  
    我悄悄的往裏面偷窥着,老天!
    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现在所看到的画面,
    我那美丽端庄的秀珊阿姨,居然浑身赤裸的斜躺在房间的沙发上,
    两条修长的玉腿张的开开的,她的腿是张的如此的开,
    让她粉嫩娇豔的阴户,和看起来不多却很柔细的阴毛,
    让他看的很清楚。  

    因为怀孕的关係,继母原本就丰满的乳房变得更加肥硕的,
    看起来还很有弹性,弹珠般大小的乳头骄傲的朝天挺立着,
    让人真想去捏弄它一番,怀孕五个月的腹部看起来居然会如此的性感。  
    我看着继母尽情的自己搓弄自己,我没想到平常一派贤淑的继母,
    现在却显得如此的淫蕩,一对凤眼微眯着,牙齿轻咬着下唇,
    口中发出喔喔喔的淫叫声,左手捏着乳头,右手伸到下麵去挖小穴,
    使劲地搓弄那颗阴核,甚至将手指塞进蜜穴裏抽插着。  

    看着自己淫蕩的继母,我的肉棒顿时火热硬挺起来,
    我乾脆就把肉棒掏出来打手枪,我甚至想现在就冲过去,
    将已经火热到烫手的肉棒,用力的干进丰润潮湿的蜜穴裏。  
    但我终究还是不敢,只敢一边偷看着继母,一边自慰着。  

    A片我已经看过不少,但是看真人表演却还是头一遭。
    继母现场真人演出的自慰秀,比任何A片都更能让我兴奋,
    很快的我就射精了。  
    毫无準备的我忍不住将精液一下子全喷在房门的把手上,
    幸好房中的继母还沉醉在自己的幻想世界没有发觉。
    我赶紧随便的擦拭一下,就回房睡觉。  

    只是想起刚刚看到继母的单人春宫秀,让我无法入睡,
    忍不住又再棉被裏悄悄的再放了一次枪,这才能平静下来。  
    而好不容易才从自己的淫欲中清醒过来的继母,拿着换洗衣物,
    到浴室去清洗的浑身的汗迹。  

    回房时,她却在门把上摸到一种黏黏的液体,
    她好奇的拿到鼻前嗅了一下,一股熟悉的腥味沖鼻而来,
    难道是精液吗?屋裏只有两个人,不是我还会是谁?
    糟糕!难道他看到刚才自己自慰的样子吗?  
    继母心裏又羞又恼,想去问个明白却又羞于出口,
    终于继母想到明天邀我去超市购物,
    好好的露一手给我尝尝,
    一来修补一下这几天和我之间的隔阂,
    二来也可以旁敲侧击一下,看看我到底看到什幺。  

    第二天是星期六,学校放假,一早起床,继母就来叫我起床,
    我原本害怕昨晚的事发了,会被继母责骂?
    所以显得有些心虚的起来应门,谁知道继母只是叫我陪她去买菜而已。  
    自从继母怀孕之后,我就没有再陪他去买过东西了,
    虽然不是很情愿,但想想阿姨平常对我自己也很不错,就答应她了。  

    我家是住在山腰上的社区裏,要到超市得要开车去。
    继母穿着粉红色的孕妇装开车,为了舒适,
    这种衣服的布料都不会太厚,根本无法掩盖立美丰满的双乳。
    在见过昨天的真人表演之后,
    我总是不由自主的把目光焦点放在立美的胸前和两胯之间。  
    虽然我每次都能很快的把眼睛移开,
    但要不了多久,他的眼睛就又飘了回去。  
    继母当然也发现了我不规矩的目光,
    她知道她应该要生气,要斥责我,但是不知道为什幺,
    她不但没有一丝怒意,还隐隐觉得以自己怀孕的样子,
    还能吸引像我这样的年轻男孩,不由得觉得有些骄傲,
    所以她什幺话也没说,装作没有看到我无礼的眼神,任我尽情的欣赏。  

    好不容易到了超市,继母笑着对我说:「这几天你爸爸不在家,
    我们都没有开伙,今天就让阿姨露一手煎牛排的功夫给你尝尝吧。」  
    我虽然没有说什幺,但从我眼中一瞬间闪过的感动还是让继母高兴了一下。  
    假日的超市里人很多,继母却毫不在乎的跟着人群挤着去抢特价品,
    原本以父亲的财力,他根本不会介意这点小钱。
    但是继母的娘家并不是什幺有钱人,
    每次买东西都是精打细算,改都改不了。  

    我一面暗怨继母的不小心,一面也只好紧跟着继母,
    护着她的凸起的腹部,怕她腹中的胎儿被挤坏了。  
    在人多的时候,冷气是不管用的,不一会,
    我跟继母就被汗浸湿了全身,我是难过的要死,
    但继母却毫不在乎的一甩湿漉漉的发际.
    我看着兴奋的继母,心中却想起昨天看到的淫蕩的她,
    和平常端庄优雅的她,到底哪一个继母才是她真正的样子呢?
    一瞬间,我感到无比的迷惑。  

    继母看到我怪怪的表情,以为我累了,轻轻的吐着香舌,
    歉疚的对我说:「你看我真是的,一看到特价品就失控了,
    对不起啊,我们现在就去买牛排吧!」说完她拉着我就走,
    完全没发现自己丰满的胸乳正挤压着我的手臂,
    她只注意到文俊的手臂非常精壮,一点都不像是个才十五岁的少年。  
    当我们走到精肉区后,继母就开始精心挑细选起切好的牛排肉来。
    因为继母太专心在挑选上了,所以就自然的弯下腰去挑选。  

    我突然发现,因为刚刚流汗的关係,薄薄的孕妇装紧贴着立美的身体,
    当继母弯着腰在挑牛排的时候,因为翘着屁股而把裙子拉紧起来,
    把一颗形状完美的丰臀完全露出来。  
    连裏面穿着的红颜色的丁字裤都让我一览无遗,
    我甚至清楚的看到一条细窄的布条夹在立美丰满圆翘的屁股缝中,
    一丛黑黑捲毛还从裤缝二边跑了出来,看起来非常诱人。  

    这还得了,我的肉棒当场就发硬发涨起来,
    虽然理智清楚的告诉我,秀珊是我的继母,
    我绝对不能对她有任何的绮念。
    但青春期的少年本来就对女性的肉体有种近乎原始慾望的冲动,
    尤其昨天才看过继母淫蕩的手淫画面,现在的我根本无法控制自己,
    我只想更加接近的看着眼前这位能让所有男人疯狂的美豔孕妇。  

    继母虽然感觉到我已经来到她的身边,但她连头都没有抬起来,
    只是跟我说:「阿翔,你要吃几磅重的?沙朗好吗?还是要丁骨的?」  
    我随口敷衍着继母的问题,因为他现在的重点根本不在那裏,
    他眼睛的焦点,全放在继母那对正在晃晃蕩蕩的巨乳上。  
    因为继母是弯着腰在挑选,所以我可以很轻易的从她低垂的衣领裏,
    看到她因为怀孕而更形硕大的乳房,随着她的动作而晃动着。  
    女人怀孕三个月,乳房就会为了做哺乳的準备,而开始涨大,
    这让继母原本的胸罩大多都不能穿了,现在穿的都是她最近才买的。
    因为继母知道自己的乳房因为怀孕涨乳的关係,还会再变大,
    所以在买胸罩的时候就刻意的买大了两号,
    这让继母胸罩无法完全遮蔽住她的乳房,
    现在继母暗红色的乳头就在胸罩中若隐若现的非常诱人。  

    这时在她身后来了一群男生,他们也发现了继母诱人的风景,
    个个都停下脚步,站在后面欣赏起继母丰满的豔臀。  
    不知道为什幺,一看到那些男人色迷迷的眼光,
    我就觉得有一股无名火在胸中燃烧,
    我愤怒的痛骂他们说:「干你娘的,你们在看三小?」  
    继母惊讶的站起身来看着我,不明白我怎幺会突然变的这幺粗鲁。
    她埋怨我说:「阿祥!你是怎幺了?怎幺可以骂髒话呢?」  
    我没有回答,只是脸色铁青的瞪着那些男人,
    感觉上好像在保护自己领地的幼狮。  

    多数的男人听到我的骂声,都鼻子摸一摸就走了,
    只有一个满口槟榔的中年男子,
    边走还边不爽的用台语说:「干!你可以看,
    我们就不能看,怕人看不会不要出门喔!」  

    听到那个男人的话,我发现继母用一种惊讶的眼神,
    红着脸羞怒的瞪着他,她从那名中年男子的话中,
    知道刚刚自己一定是春光外泄了,而我不但没有警告她,
    反而一声不吭的偷看着,这让继母感到很不舒服。  
    我有种秘密被人当众揭开的羞怒,根本不敢看向继母,
    恼羞成怒之下,我将满腔的怒火全部发洩在那名中年男子身上。  

    「干!」随着一声怒吼,在继母的惊呼中,
    我愤怒的扑向那名中年男子。
    以一个国中生来说,我算是相当强壮的了,
    只是那个中年男子虽然长的瘦小,
    但毕竟是成年人,不是那幺容易料理的。  

    「不要打架啊!阿祥~~来人啊!快来人帮帮忙啊!」
    继母惊慌失措的大声呼救着。  
    旁边的人看到继母这个美豔的孕妇无助的几乎要哭出来了,
    不忍之下就有一些人来帮忙拉开我和那名男子。  
    当旁观的人终于把我们拉开时,我的眼眶已经黑了一圈,
    当然那名男子也不是太好过,嘴角都流血了。  

    这时超市的职员也来帮忙将那名男子劝开,
    他被拉开之后,还不甘心的大声咆哮着,
    我一言不发的瞪着那名男子的背影,
    心裏已经诅咒了他一千次,如果不是继母拼命的拉住我,
    我一定会再次冲上去痛扁他。  

    继母匆匆的拉着我结帐离开,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
    我故意转过头去看着窗外,刻意的不看继母泫然欲泣的表情,
    心中却还在懊恼,后悔着刚才扁那个男人时,
    还没有发挥实力就被人拉开了。  

    一下车,我就将车门一甩,自顾自的往自己家裏走,
    继母在我的身后的呼唤着,但我充耳不闻,不加理会。
    回到家裏后,我一言不发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碰的一声就将房门关上。  
    我把自己关在自己的世界裏了,打开电脑,带上耳机,
    我已经习惯的进入了松岛枫和爱田由的世界裏。  

    继母敲了敲我的房门,叫了我几声,没听到我的回答,
    无奈的她也只好离开了。  
    原本想修补关係的继母,
    没想到却因为一场意外而让我们的关係更加紧绷。
    备感挫折的继母,终于忍不住心中的委屈,
    想打个电话向父亲诉苦,却又怕父亲担心他们而影响工作,
    只好向老朋友哭诉。  

    继母的朋友怕她伤心过度,伤害到腹中的胎儿,
    就建议她出门来聚聚,并答应来接她,
    继母也想跟朋友好好聊聊,就答应了。
    她担心我没吃东西,就弄了一些简餐放在桌上,
    让我肚子饿时有东西吃。  
    没吃早餐和午餐的我,终于饿的受不了了,打开房门,
    整个家静悄悄的,继母又不知道去哪里了,
    一股没人要的被遗弃感侵袭着我,突然间,
    文俊开始想念起继母还没嫁给父亲前,
    挂在墙上我生母的那张发黄的照片。  

    来到客厅,我意外的发现桌上有着一盘通心面和一张纸条,
    纸条上没写什幺,只叫我把面放微波炉裏去热一下。  
    我把纸条揉掉,吃着冷掉的通心麵,不知道为什幺,
    我觉得凉的不是麵,而是我的心。  

    虽然我还是觉得很饿,但却哽咽的吃不下去,吃没几口,
    我就将通心面全都倒进了垃圾桶。当我回到自己的世界裏,
    不知道为什幺,一阵悲伤袭上心来,不由自主的趴在床上痛哭起来。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哭什幺,只是想哭。  
    不多时,哭累了的我在迷迷糊糊中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突然我被打开铁门的声音惊醒了,
    「现在才回来?」我不满的想着,却又忍不住的步出房间看看。  

    当我来到客厅裏,看到继母的样子,我不由得吓了一跳,
    这是怎幺一回事啊?我不敢置信的看着刚回来的继母。  
    只见她挺着个大肚子,两颊通红,凤眼迷离,
    搭在另一个跟她年纪差不多的,
    身穿一身剪裁得宜的白领佳人肩上,摇摇晃晃的被她扶了进来。  
    那位白领佳人辛苦的将继母扶坐在沙发上,
    口裏埋怨着:「终于到妳家了,累死我了。」  

    继母全身酒味的醉倒在沙发上,嘴裏还喃喃的说着:
    「玮琪我们再来喝啊!呵呵~好久没那幺痛快了啊!快拿酒来啊!」  
    那个叫玮琪的女人埋怨着说:
    「看妳醉成这样,都到家了还喝咧,我真受不了妳。」  
    回头看到我,玮琪好像看到救星似的说:
    「你就是阿翔吧!你妈妈就交给你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我还来不及说:「她不是我妈妈!」玮琪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我无奈的走近继母身边,浓厚的酒精味让我皱起眉头说:
    「妳怎幺喝成这样啊!」心想,呆在这裏也不是办法,
    虽然心中很不高兴,但也只能忍着酒臭味把继母搀扶起来说:
    「来,我扶你到房间休息。」
    「不要!我还要喝~我敬你!嗯,我们来喝酒啊。」
    我没理会继母的醉言醉语,将她扶进房休息,
    继母还是不断的吵着要继续喝酒。  
    我把继母扶到房间后,把她往床上一丢,也许已经累了,
    没有再说话,只是从嘴裏发出一些像梦呓的音阶。  

    继母仰躺在双人床上,裙摆被捲上膝盖上,极不雅观躺成大字型,
    雪白丰腴的大腿六十度张开着,隐约中可以看见她两腿的尽头。  
    她玉首侧摆着,满头乌云般的秀髮散开,
    修长的玉颈呈现出极优雅的的曲线。  

    我呆呆的站在床前看着她酒醉后的美态,脑中一片空白,
    只觉得眼前的女人是如此的充满诱惑,让我心跳加速,
    口乾舌燥起来。突然继母翻身侧卧,让我吓了一跳,
    只见她已经将怀孕的小腹压在身下。  

    我看的不放心,就上床帮她调整姿势,
    好让她不至于压迫到自己的肚子,不料继母却突然将我抱住,
    以一种娇腻的声音说:「阿祥~陪我喝一杯好不好?我想喝酒。」  

    我被继母抱在胸前,两颊被她日益丰满的乳房挤压着,
    我感受着立美乳房的娇嫩,又感到一股浓重的乳香充满鼻间,
    一时间只想到A片中的男优用力搓揉女优胸乳的画面,
    年轻的肉棒当场暴涨。  
    只是我不敢乱来,挣扎的要离开继母的胸前,
    却没想她抱的很紧,我又不敢太用力,
    挣扎的结果反而让我更加贴紧继母的乳房,
    还将她的乳房弄出各种奇怪的形状,让肉棒更加激动。  

    无奈之下,我只好跟继母说:「爸爸还没有回来,我是阿祥!」  
    继母这才放开他,还坐了起来,
    用她醉眼惺忪眼睛的看着我半向,突然间笑了起来说:
    「哈~哈~你是阿祥喔!阿祥来!陪阿姨喝酒。」  
    我原本来该马上下床的,但不知道为什幺,
    就是不想下床,只是回答说:「我还未成年,不能喝酒。」  

    「胡说!」继母突然发起怒来,让我吓了一跳,
    她生气的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根本看不起我,
    所以才不跟我喝酒。」  
    「把我一个人丢在家裏,自己出去快乐,还回来发酒疯?」
    我也生气了,他大声说:「谁看不起妳啊!妳不要乱说!」  
    「还说没有!」继母看来是如此生气:
    「我嫁给你爸爸那幺久了,你还不肯叫我一声妈,
    这还不是看不起我吗?」  

    我没想到她居然会扯到这裏来,一时不知道怎幺回答,
    只能吶吶的说:「喂!是你自己说叫不叫你妈妈没关係的,
    现在却来怪我?何况这跟看不看得起有什幺关係?」  
    继母气愤的说:「怎幺会没有关係?
    而且你今天还跟人家打架,我叫你不要打架,
    你也不理我,这样算不算是看不起我?」  

    「哇咧!怎幺又扯到这裏来了?」我昏头了。
    我有点混乱了:「这是我自己的问题,
    跟妳没有关係,总之我没有看不起你。」  
    「那你昨天偷看我手淫就有关係了吧!」听到秀珊阿姨这幺说,
    我只觉得一阵晕眩,心想:「老天!她知道了?这下我死定了,
    老爸回来一定会打死我的。」  

    「妳怎幺知道我昨天有偷看?」他脸红过耳的问。  
    不过继母根本没理会我的问题,只是开始哭泣起来说:
    「从我怀孕开始,你爸爸就没有再碰过我了,
    我是个正常的女人嘛,就算是怀孕我也还是会有性慾的,
    我受不了了嘛!」  

    继母用她带着泪凤眼瞪着我说:
    「你一定觉得我很淫蕩,所以看不起我,对不对!」  
    我手足失措的说:「没~没有啊!我才不会!」  
    「胡说!你就是这样!」继母又哭起来了,
    她说:「你就是因为这样才会看不起我的。」  

    我都快晕了,这是怎幺一回事啊!喝醉酒就会变成这样吗?
    他大声的沖口而出说:「是真的,
    我才不会这样就看不起妳咧!
    手淫有什幺了不起,我每天都手淫。」
    一说完!我就知道我毁了,怎幺连这种事都说出来啊!  
    没想到继母只是惊讶的看着我说:「每天?」
    她美丽的凤眼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说:
    「真的还是假的啊,真的可以每天?」  

    我好像受到莫大的侮辱似的叫起来:
    「妳不相信?我告诉妳,我不但每天都要手淫才能睡的着觉,
    有时后一天还要手淫好几次才行。」  
    继母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个十五岁的年轻男孩,心想:
    「怎幺可能啊!她每次手淫过后,只觉得全身无力,
    有时候连站起来都觉得辛苦,怎幺可能有人可以每天手淫,
    还能一天手淫好几次?」
    她不由得惊讶的说:「一天好几次?阿翔你别吹牛了,
    那有人可以